您的位置:jin2019金沙.com > 综艺 > 去见了红遍网络的冰花男孩他说“我不是明星我

去见了红遍网络的冰花男孩他说“我不是明星我

发布时间:2019-04-02 03:05编辑:综艺浏览(54)

      小小年纪便成了红遍网络的“冰花男孩”,我很好奇这会给他的生活带来怎样的变化。面对我的疑问,福满的回答倒是斩钉截铁毫不犹豫:“我觉得我还是我,就是我自己。冰花男孩只是一个外号,在我们老家,我的同学只是把我当成一个普通人,如果我觉得我是一个明星,我就不好意思在这里了。”福满的笑容淳朴真挚,脸上的两朵高原红显得格外可爱。

      我在云南报社做摄影记者已经7年了,去过云南很多偏远的山区。2018年,“冰花男孩”红遍网络,我作为第一个走近“冰花男孩”的摄影记者,用作品让读者看到了孩子们求学路的艰辛,内心也受到了很大触动。

      今年年初,我决定再去看看“冰花男孩”,看看网络的热度过后,他的生活产生了怎样的变化。

      海拔近3000米的云南省昭通市鲁甸县转山包,在1月的一场大雪后,寒风凛冽。高原的荒凉,褐色土地上荒草戚戚,阳光明亮刺眼。灰色成群的绵羊,散布在留有残雪的草地上啃噬着草根,牧羊人聚拢在一起,双手紧抱,谈笑风生。

      2018年1月8日,老师将他头上结满冰霜的照片发上了网,让他瞬间成了全国网友关注的对象,甚至登上了外媒头条,“冰花男孩”的称号一时间成了他的专有代词。

      将近一年时间过去了,冬天又到了。我不禁想起了曾经红遍网络的这个小男孩,在网络热度消散之后,他过得怎样?能否在这个寒冷的季节收获一些温暖?怀着这样的好奇,我走进了云南大山。

      “妈妈能回来,我觉得我们(姐弟俩)很幸运,很高兴,她也比以前更关心我们了。”姐姐王福美说。“衣服脏了,她会让我们脱下来换洗;天冷了,她会关心我们冷不冷,冷的话再带床被子去学校……”说起这些,王福满脸上绽放出灿烂笑容。

      小福满告诉我,去年1月份的时候,他的爸爸妈妈都不在身边,他和姐姐跟奶奶一起生活。“那时,我爸爸嫌他穷,不成器,我很生气,然后我就去外地找班上了。后在来浙江打工,也挣不到钱,上班的时候经常想起家里的孩子,就回来了。”

      我小心地向妈妈路大风询问当年离开的缘由,她并不回避这个问题,而是面带歉意地告诉我她当时的想法。只是声音越来越轻,慢慢地低下了头,不敢看自己的孩子。

      “那您知道福满在网络上走红的事情吗?”我忍不住提出了这个在我心中盘桓已久的问题。“我并不知道王福满在网络上走红,早先手机坏了,是回来后才听娘家人说起的。”路大凤一边在手机上给姐弟俩选好的新衣服付款,一边轻轻地说了一句:“我觉得很愧疚。”

      是啊,哪个母亲会不爱自己的孩子呢?我看着母子三人依靠在一起有说有笑的画面,内心也涌出了一阵感动。

      经过半年多的相处,王福满和姐姐也逐渐理解了路大凤当初的选择。每当周末放学回家,晚上他和姐姐都会跑去和妈妈挤一张床睡觉,“妈妈回来了,我们一家人很幸福。”

      他们的新家距离鲁甸转山包小学仅需步行10分钟,还没有装修,青灰色的房子,与旷野融为一体。

      搬进新家近半年,爸爸王刚奎用外出打工攒下的钱为家里添置了些新家具,洁白的电视柜上,一台59寸的液晶电视颇为显眼,这是他专门为妻子买的,“她一个人在家带孩子也辛苦,得闲的时候可以看看电视打发时间。”洁白的电视柜,“家和富贵”几个金色大字为物资增添暖色,而窗外大风呼啸。

      小小年纪便一下子成了网络红人,我很好奇这会给小福满的生活带来怎样的变化。没想到的是,面对我的疑问,福满的回答倒是斩钉截铁毫不犹豫:“自从我去年上了电视,我觉得我还是我,就是我自己。”

      “会让你有了更多朋友吗?”我继续发问。福满皱着眉想了一下告诉我:“有时候,我走在路上会有陌生人主动上前和我打招呼,他们会叫我‘小满’、‘冰花男孩’。”

      “我觉得冰花男孩只是一个外号,在我们老家,我的同学只是把我当成一个普通人,如果我觉得我是一个明星,我就不好意思在这里了。”福满乐呵呵地回答我,脸上的两朵高原红显得格外可爱。

      一边聊天,一边走路,福满和姐姐带着我来到了好朋友邓宇恒家。爸妈常年在外打工,邓宇恒与姐姐和爷爷奶奶生活在老家。邓宇恒穿了件薄毛衣,正在狭窄的院落里玩陀螺。王福满和姐姐也立马加入了进来。由于小陀螺制作粗糙,旋转艰难,他们决定重新制作一个。

      刚从地里回来的邓宇恒的爷爷,看着孙儿们拙劣的手法,“让爷爷来帮你们做,要用斧头。”爷爷结果斧头,几下就做出陀螺的雏形,不一会一个精致漂亮的陀螺,就诞生了。

      院落里,传来他们玩耍的笑声。但在这片笑声里我总想起邓宇恒告诉我的那句:“爸爸妈妈一年才回来一次,经常想他们。

      作为网络红人,一年里,王福满去了北京,高楼林立的大都市让他眼界大开回到学校后,王福满也没有迷恋繁华,依旧好好学习。“(福满)数学成绩在班上排前三,五科综合成绩全班前五,目前担任班里的劳动委员,和同学们的关系也很好。”学校副校长付恒说。

      “冰花男孩”受关注后,社会各界纷纷捐资捐物,帮助当地的贫困儿童。赠的物资绝大部分是体育用品、服装、取暖设备等。依靠这些,加上政府的采购,当地小学完善了学校的基础设备,转山包小学建立了自己的实验室、美术室和计算机室,课堂也用上了电子教材。学校也新建了学生宿舍,住在远处村落的孩子们可以住校。

      家住转山包村梨柴林7社的三年级学生路子鹏说:“我家距学校有5公里,以前每天都要步行去上课,太累了。现在一个星期走2次,轻松好多,住校挺好的。”

      以前,到了冬季,冰冷空气让学生们,手生冻疮,面部开裂。“现在,我们老师买了温水器,我们每天都可以有热水洗脸,洗脸洗脚。我们教师里还安装了烤火器。”王福满说。

      社会的关注让这里的孩子度过了一个温暖的冬天。王福满告诉我,像他这样的人很多,他只是其中幸运的一个。我希望有更多的人愿意伸出援手,帮助贫困地区的留守儿童度过这个寒冷的冬天。

      腾讯公益体验官项目是由腾讯公益和腾讯新闻联合发起,将内容生产与公益体验相结合的创新项目。

      该项目通过邀请、组织具备新闻采写能力并对公益实践有浓厚兴趣的作者,对公益活动进行观察、体验,生产出有思考、有深度、有观点的多种形式的体验“笔记”。

      本文为政务等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机构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

    转载请注明来源:去见了红遍网络的冰花男孩他说“我不是明星我